慕廷彦走进浴室,一边换衣服,一边放水,等了一会儿,水放得差不多后,才躺进浴缸里,这些天回国以后,工作实在是不少,他需要放松和休息。

不过,只有在楚安安身边,他才会睡得比较安心,因此,才会舍近求远回到这里来。

慕廷彦闭上眼睛,在温热的水中,感受着按摩浴缸在自己的身上慢慢地进行着按摩,不知不觉,竟然睡了过去。

楚安安在外面想着如何离开,也想了很多其他乱七八糟的事,等到她回过神来的时候,才意识到慕廷彦好像已经进去很久了。

楚安安又看了看时间,确认了一下,发现的确是这样,她皱了皱眉。

这个男人,没事吧?

看他的样子,似乎是很累,难道在浴室里面睡着了?

楚安安犹豫了一会儿,最后还是起身,打算去看看。

“我可不是关心这个混蛋东西,只是……万一他死了,会给我添麻烦……”

一边说着,楚安安敲了敲浴室的门,但是里面没有回应。

楚安安想了想,推门走了进去。

一开门,就看到慕廷彦在浴缸里睡着了,男人在睡着的时候,褪去了平时那种让人窒息的高冷,加上他的头发也打湿了贴在俊美的脸上,更显得比实际年龄要年轻个几岁。

楚安安看了一会儿,顿时感叹,这个世界还真是不公平,时光过去,不仅没有在这个男人的脸上留下什么岁月的痕迹,反而是让他更富有男人的魅力了。

看了一会儿后,楚安安无奈地摇头,现在是想这种事情的时候吗?

他再怎么样,和自己也没有关系了。

“慕廷彦,醒醒,别在这里睡觉。”楚安安走过去,轻声地叫着慕廷彦起来。

慕廷彦没醒,楚安安伸出手去,推了他一下,让他别在这种地方睡觉,要是不小心滑进去,没准会被呛死。

慕廷彦其实很少会睡得这么沉,会这样也是因为最近实在缺乏休息,因此,在楚安安碰她的瞬间,男人多年来培养出来的敏锐的危机意识一下发挥了作用,本能的抓着楚安安的胳膊。

楚安安没想到他会突然来这么一下,被他一扯,整个人身体重心不稳,扑通一声,也被拉进了水里。

慕廷彦倒是醒过来了,楚安安却是变成了落汤鸡,上半身的衣服全都湿透了,她顿时被搞得哭笑不得。

如果不是刚刚慕廷彦一直都呼吸均匀进入了熟睡状态,她恐怕都怀疑是不是这个男人故意在整她了……

“怎么回事?”

慕廷彦眨了眨眼睛,像是还没搞清楚情况似的,平时深邃犀利的黑眸,此刻难得多了几分混沌和茫然。

“我看你很久没出来,怕你是出什么事了,所以来看看,没想到你睡着了还能把我拖下水,真是厉害……”

慕廷彦闻言,看了看自己,又看了看楚安安,方才他半梦半醒间还以为有人要偷袭他,没想到是楚安安。

“不好意思,我也不是故意的。”慕廷彦松开手,楚安安这才慢慢地把手拿回来,结果,她突然又脸红了一下。

刚刚被慕廷彦那么一拽,结果,手按在了男人的大腿根处,离那最隐私的位置只有咫尺之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