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尘,此事容老夫再考虑考虑。”

余承安凝重说道:“再说了,当初定婚约,并非是老夫一个人的意见。”

“如果真要退婚,还需要征询一下妙竹她奶奶的意思。”

余妙竹的奶奶,不就是余家的老夫人吗?沈元初眨了眨眼睛,颇有种搬起石头砸自己脚的想法。轰……一阵汽车的轰鸣声,响彻在众人耳边。循声望去,只见清一色的黑色轿车,卷起阵阵尘烟,嚣张霸气的停在了余家别墅门口。“这是谁啊?好大的场面。”

“几十辆车,在座的谁买不起,搞这么大阵仗,难免让人觉得有些嚣张。”

“啊,你们快看,竟然是药膳堂的柳溪川柳老,跟在他身边的那位……莫非就是药膳堂的创始人顾天心吗?”

在穿着一袭紫色长裙,给人一种无上贵气的顾天心面前。所有人都觉得有些自惭形秽。顾天心不只是美,还有一种出尘的气质。仿佛她就是天上下凡的仙子,坠入凡尘,却没有沾染到一丝世俗之气。“都说顾总乃是龙国出了名的十大美人之一,如今一见,我觉得至少要排名前三。”

“这才是前三?你特么眼睛瞎了吧?说她是第一,谁敢质疑吗?”

“不不不,第一是国民天后穆晓柔,谁也比不了。”

穆晓柔这三个字,顿时让场面冷静了许多。这个女人,除了绝美之外。利用自己炙手可热的明星身份,为龙国的发展,带动了难以估量的价值。也因此,她才会得到全民的认可,将其称之为国民闺女。而顾天心与之相比,丝毫没有逊色之处。唯独差的,就是对龙国的贡献了。“哈哈,连顾总都亲自来临江了,看来是为了宁尘而来。”

蔡泉眉飞色舞的说道:“你们等着看好戏吧,这宁尘,蹦跶不了多久了。”

众目睽睽之下,穆晓柔姿态高雅地来到了余承安的面前,轻笑着说道:“余老,冒昧前来打扰,还望赎罪。”

“啊?不打扰,顾总能来,是我余家的福气。”

八十多岁的余承安,站在顾天心面前,竟然有些紧张了。“妙竹,快来接待一下顾总。”

在他看来,两人都是年轻人,年龄最多相差不到六岁。人家顾天心已经开创了横跨整个龙国的药膳堂集团,而自家小孙女,却还是一心只想着玩。余承安觉得,让余妙竹多跟顾天心这样的人接触,兴许会潜移默化改变她刁蛮的性格。余妙竹闻言,紧张地来到顾天心面前,眨巴着眼睛赞美道:“顾姐姐,你长的真好看。”

“你也很美呢。”

顾天心捏了捏余妙竹的小脸,丝毫没有女神的架子。“顾姐姐,里面请。”

“嗯。”

顾天心默然点头,路过宁尘身边之时,忽然停住了脚步。宁尘挺直身躯,视线丝毫不让半分。“你果然不错,不过,你让我药膳堂遭受了这么大的损失,此事可不是武力能够解决的。”

“顾总若是想找麻烦,尽管来便是。”

嘶。蔡泉深吸了口气,一脸不满地望着二人。“这宁尘,也不知道哪来的底气这么嚣张。”

蔡泉骂骂咧咧地说道:“据说顾总被不少世家少爷私下里追求,他这么牛掰,就不怕得罪顾总的追求者吗?”

“算了,这小子无法无天,我为他操什么心?”

而此时。顾天心则是双眼微眯,绷着一张脸说道:“你觉得自己的医术怎么样?”

“天下无敌。”

宁尘骄傲地吐出四个字。“放肆,太特么放肆了。”

“自己吹自己医术天下无敌,要我看,这脸皮的厚度才是天下无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