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此时此刻霍南萧若是还不知道韩沐森想要做什么,那他就太傻了。怒上心头的霍南萧愤怒地将女孩甩出电梯,关上电梯门。很快几个高大的打手就朝着电梯的方向冲过来:“霍南萧呢?”

女孩说:“已经进入电梯了。”

几个打手立刻往楼梯的方向冲。此时的地下车库已经被韩沐森的人给彻底包围住。霍南萧身上的药性很强,他的脚步越来越沉,他知道再这么下去一定会出事,在心里骂了一句脏话。原本按下负三楼的他取消了楼层,并在第一时间按下了电梯里的最高层。22楼!上面是一家酒店。霍南萧进入酒店之后迅速拿出手机给夏宁夕打电话。“喂?”

不一会儿夏宁夕的声音就从手机的一端传了出来。霍南萧说:“我刚喝了一杯不明液体,现在头脑发昏,身体不听使唤,要怎么做才能保持清醒?”

夏宁夕皱眉:“你喝了什么?”

霍南萧回答:“不知道。”

夏宁夕说:“我没看到你的情况不敢贸然下定论,你现在立刻叫救护车,然后找个洗手池,用冷水洗脸,必要的时候掐自己的腿用痛觉保持清醒……”砰——夏宁夕的话没说完,就听到手机另一端传来一道剧烈的声音。她吓坏了:“霍南萧!”

“你听到我说话吗?”

“你怎么了!”

她对着手机喊了好几声,另一头却没有任何回应。夏宁夕心急如焚,快速给夏星星打电话。夏星星说:“爹地没和我在一块,爹地晚上出去了,到现在都没有回来。”

“你问问管家,他去哪了,他好像出事了。”

夏宁夕追问。夏星星说:“管家也不知道,不过我可以查出来。妈咪稍等一下。”

小家伙立刻打开电脑开启追踪定位,不出几分钟就给了夏宁夕详细地址:“我查出来了,爹地就在夜色人间里面,好像是在顶层,我只能查到这么多了。”

“好的,谢谢宝贝。”

夏宁夕挂断电话,迅速打车前往夜色人间。这是帝城很著名的风月场所,霍南萧怎么会来这里?夏宁夕心中疑惑,却没有时间多想,乘坐电梯抵达顶层,才发现这里是一家酒店,而此时酒店的走廊外全都是人,他们在挨个房间敲门排查。难道他们是来找霍南萧的?这么多年过去了,他怎么还这么多仇家!夏宁夕咬咬牙,逆着方向寻找霍南萧的踪影。走到转角处的时候夏宁夕看到地上有一只掉落的手表,她捡了起来,一眼就认出来这是霍南萧的手表……霍南萧在附近!前面是洗手间!夏宁夕来不及顾忌那么多,果断进入洗手间,洗手台上全都是带着血迹的水,地上也是……“霍南萧!”

夏宁夕大声喊道。结果她刚出声,就被人从后面捂住了嘴巴,下一秒,她就被人拽入洗手间内。浓重的血腥味扑鼻而来,夏宁夕抬起眸,才发现眼前的人是霍南萧。他的手腕上有一道不深不浅的伤口,此时还流着血。夏宁夕说:“你受伤了。”

霍南萧看到夏宁夕时很意外:“你怎么来了?”

夏宁夕回答:“我怕你出事。”

霍南萧凝着脸:“这里有危险,你赶紧离开。”

夏宁夕说:“外面有好多人在找你,他们很快就会找上来,这里不能待了。我刚从外面下来,我带你出去。”

她想都没想就握住霍南萧的手,带着他往外走。霍南萧皱起眉头。“你还愣着干什么?还不快点跟我走?晚了就走不掉了。”

夏宁夕生气地说。霍南萧回过神,快步跟上夏宁夕的脚步。电梯的位置距离他们很远,夏宁夕只能带着霍南萧往楼梯走,结果走到转角处的时候赫然发现前面有六七个男人在朝着他们所在的方向走来,夏宁夕下意识退了回去。“什么人!”

一声怒吼。那一群人直接冲过来。霍南萧想都没想就打开旁边的房门,将夏宁夕拽入房间里。快速落锁。很快,外面就聚满了一群人。为首的男人说道:“刚刚还看到一个女人在这里鬼鬼祟祟的,跑哪去了?”

他旁边的女孩说:“必须把霍南萧找出来,绝对不能让他跑了,否则我们的计划就泡汤了。”

“找,给我挨个房间找,绝对不能放过任何一个角落!”

女孩一声令下,几个男人就开始粗暴地敲打房门,开始搜查里面的人,搞得动静非常大。“霍南萧,怎么办?”

夏宁夕转过身询问,声音都没完全落下,男人重重的身体就砸在她的身上,差点没把夏宁夕给压死。她伸手试探霍南萧的额头和身体,异常滚烫,他的呼吸和心跳都不太对劲。这家伙被人下药了。怎么这么不小心。夏宁夕咬着唇瓣,使出吃奶的力气将霍南萧拖到床上,拿出他的手机给陆奇拨打电话。电话都没接通,门外就传来粗暴的敲门声。“谁在里面?开门!”

几个男人大声吼道。夏宁夕看了一眼床上昏迷不醒的霍南萧,扔下手机,快速走到门前,门锁是电子锁,有摄像头,夏宁夕可以清楚的看到一个十分美艳的女孩带着七八个男人在敲门。那个女孩,夏宁夕一眼就认出来了。她是韩幼灵,韩沐森的亲妹妹。韩家想对霍南萧做什么?夏宁夕攥着手心。“开门!”

门外的男人粗暴地催促。夏宁夕看这样子是逃不掉了,立刻进入浴室,把自己的头发全部弄湿了,再脱下外衣裹上一件浴袍,把自己包装成一个刚洗完澡的客人,顶着一身水珠前去开门。“你们找谁?”

夏宁夕打开门后,一脸警惕地问。韩幼灵说:“我刚丢失了一只价值二十万的猫,我怀疑跑进你房间了,我的人要进去搜查。”

夏宁夕说:“这里面没有你的猫,我刚洗完澡,不允许任何人进来,你们去别的地方找,别来打扰我。”

韩幼灵说:“你不让我进去,我怎么知道是不是你把我的猫藏起来了?”

夏宁夕冷笑:“呵,我对你家的畜生不感兴趣。”

说完她直接要关门。韩幼灵见状,对身后的下属使了一个眼色,立刻有一个男人伸出手挡住夏宁夕要关的门。韩幼灵说:“有没有,让我搜了才知道。”

夏宁夕冷脸说道:“你真的要搜?”

“必须搜。”

韩幼灵的态度十分强硬。夏宁夕说:“好,不过在你们搜查之前我要给你们市长打一个电话。”

韩幼灵脸色一僵:“你给他打电话干什么?”

夏宁夕说:“是他把我请到帝城工作,我不太清楚你们帝城的法律,但我若是没记错,私闯民宅是违法的。你们在没有得到我的允许,趁着我洗澡时强行闯入我的房间,我想他一定会处理好这件事。”

韩幼灵铁青着脸:“我只是进去找我的猫,对你没有任何意图。”

夏宁夕说:“这里没有你的猫,但你们若还纠缠着我,后果自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