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年了。他以为,五年足以让所有的事情过去。岁月也沉淀了他和云夏身上所有的不快和痛苦,如今他已经是满心欢喜地等着她回来。可是没想到,事情竟然到了这个地步了?“那几个坏人,你想要我怎么处理?”

沉默了片刻,顾盛北终于开了口。可是这没话找话的技术,实在是太差了一点。就连那边的萧澈都没忍住,替他捏了一把汗。云夏左右两只手一边牵着一个孩子,温柔的目光里带着笑意:“既然人都已经被顾先生抓到了,还需要问我怎么处理吗?”

她依旧是那么风轻云淡。话音落下,云夏便牵着两个孩子准备离开了。她的背影干净利落,无比决绝。这要是以前的云夏,绝对是做不出这样的反应的。顾盛北宁可她还恨着他,宁可她看到自己的时候疯狂地撒泼,宁可她不停的掉眼泪,至少那样还能证明她还爱着他。可是现在这样,仿佛云夏真的已经不再在意他了。“先生,云小姐这……”萧澈站在旁边,几乎是冲着顾盛北挤眉弄眼。如果他现在不做点什么,日后恐怕也很难做点什么了吧?到了那个时候,还怎么把云夏找回来?还怎么让那两个小可爱回到他的身边?可是顾盛北站在那里,他觉得自己的心口一下一下地疼着。顾盛北刚刚抬脚准备走上前去,便听到一个奶呼呼的声音。“哎呀。”

楠楠一个趔趄直接摔倒在地。因为云夏牵着她一只手,小女孩几乎是一屁股都坐在了地上。紧接着,就看到她刚刚擦干眼泪的脸上露出了几分委屈:“呜呜呜……”软软糯糯的话音落在了云夏的耳朵里。她立刻无比紧张地扭过头来,眼睛里都是慌乱:“楠楠,你怎么样了?”

女儿是云夏的心头肉,看到楠楠这一摔云夏几乎是要哭出来了。她连忙松开了轩轩的手,两个人一块跑了过去。“妈咪……好疼啊……”楠楠也不管三七二十一,直接就开始哭。她那委屈巴巴的样子,一时间让云夏愣在了原地。她下意识地就要帮楠楠检查伤口。果然就看到楠楠的小腿上已经擦破了皮。“没事吧?”

顾盛北等了好久,竟然也没想到会发生这样的事情。立刻追了上来,就连萧澈和几个保镖也不放心地跟了上来。他们每个人的眼睛里都带着几分担忧。“呜呜呜……楠楠好疼啊。”

楠楠坐在地上,一直是嚎啕大哭。“妈咪,我的屁屁好像开花了……”刚才云夏还是有点相信的,可是现在这话一出口,云夏也就不怎么信了。一看到眼前的这一幕,轩轩立刻心灵神会。“妈咪,我看楠楠这摔得不轻啊……”轩轩一边扶着妹妹,一边小心翼翼地开了口:“要不,我们还是带她去医院看看吧……”“呜呜呜,楠楠疼。”

地上的楠楠也是演技拙劣,这一幕别说是云夏了,就连从来不带孩子的顾盛北都已经看出了端倪。“楠楠要去……要去医院……”旁边的楠楠已经两眼泪光了。云夏站在那里,迟疑了好久才缓缓地开了口:“那我们去医院?”

虽然已经料到了这是楠楠的恶作剧,可是云夏却没有拆穿她。她不知道为什么,明明楠楠和顾盛北没有什么交集。可却还是想要帮他。“那我们去打车吧?”

旁边的轩轩一副明知故问的样子,这几个人……云夏有点哭笑不得。“我们这不是有那么多车吗?何必还打车呢?”

萧澈见缝插针,这话一出口就听到轩轩的声音响了起来。“妈咪,这个时候确实是不好打车的。”

“……”云夏彻底无语了。她是真真切切地感觉到了,轩轩和楠楠都在竭尽全力想要帮顾盛北。可越是这样,她就越是觉得自己可悲。明明两个孩子是自己一手带大的,为什么他们就偏偏做出了这样的选择?难道真的是血浓于水的亲情吗?可是她从来也不信这些啊!脑海里一团乱麻的时候,顾盛北已经抱着楠楠大步流星地上了车。楠楠轻轻地拽了拽云夏的衣袖,眼眸里都是不安:“妈咪,你生气了吗?”

他的声音软软糯糯。云夏一直对两个孩子都是有偏爱的,所以即便已经看出了孩子们的意图她也没有说一句话。“没有,怎么会呢?”

云夏轻轻地叹了一口气,随后就跟着顾盛北的脚步坐上了他那辆加长款的劳斯莱斯。和其他车不同,这车的构造本就独特。楠楠一上车,就忘了哭了。乌溜溜的大眼睛巴巴地看着这车里新奇无比的东西,缄默了好久她才小声地问:“妈咪,这车车怎么可我们平时坐的不一样呀?”

“咳咳。”

旁边的楠楠瞪了她一眼。要不是妈咪就看着他们,他真想提醒一下楠楠。她穿帮了。“这车贵。”

“哦。”

楠楠若有所思地看着面前的人,漆黑的眼眸里又露出了几分诧异。“有多贵?”

她吸了吸鼻子,依旧是语不惊人死不休:“有你那一千万贵吗?”

“……”轩轩现在就想掐死她。三言两语就把他卖了!“什么一千万?”

旁边的云夏皱起了眉头,他总有种不好的预感。这个世界上还能有第二个冤大头吗?很明显没有了啊。那不就剩下顾盛北了吗?“咳咳……”旁边沉默了好久的男人终于在此时此刻开了口:“是我给他们的……”“你给他们钱做什么?”

云夏从刚刚来这边,到现在一直都是心平气和。可是现在,她终于不淡定了。炙热的目光落在顾盛北的脸上,言辞之中更是带着几分疑惑。“那个……”顾盛北清了清嗓子,小声地说:“零花钱。”

他也不知道自己在怕什么。或许是真的太在乎她了。所以害怕自己担心的事情会发生,害怕她会带着孩子再离开他一次。那样的痛苦,他实在是承受不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