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三秋深深地看了一眼白术:“迟早有一天我点了你的老窝。”

白术满不在意地摆了摆手:“严格来说的话,只有反派人物的据点才能被称之为老巢老窝。”

顾三秋叹气:“我现在就想要把你打成反派,不如我让总务司那边直接发条通告说你通敌背叛璃月?”

白术笑道:“虽然大是大非面前七七肯定会选择站在你这一边,但是你肯定不会这么做的,对吧。”

“是啊,这么做的话岂不就是拿璃月的公信力在开玩笑。”

不行了,怎么越说越感觉自己像个不能狂怒的小丑。

好气,好想在璃月港里面玩一次镇世岩枪。

顾三秋无奈,并且开始掏钱。

“那什么,多少钱来着,看在大家是熟人的份上能不能给我打个折。”

“这要是寻常的药材,我还真给你打折了。”

白术从一旁拿过算盘噼里啪啦开始操作:“这些药材都比较稀有,所以说不行,不过可以给你附赠一篇药方和医师建议。”

“对了,这个问题差点遗漏过去,那个小姑娘应该有钱请得起用得来,并且用得懂这种药材的医师吧。”

顾三秋神色一僵,白术的眼神逐渐添上了几分怜悯。

“药材的话,给你抹个零头后总价六千万摩拉,当然这对你来说也就是点小钱,需不需要我帮你出诊?”

长生吐了吐信子:“很便宜的,只需要五百万摩拉就可以。”

白术将药材取出,用专业的手法和仪器将其保存好。

“那个小姑娘是须弥人吧,就凭你的机动能力,将人带过来也绝对很轻松,我可以少收你一点钱。”

顾三秋顿时来精神了:“能便宜多少,四百九十九万摩拉?”

“再贫嘴我就不便宜了。”

“好吧,但是这样的话我得去和人小姑娘商量一下。”

顾三秋抓了抓头发,转头就去和多莉商量起了相关事宜。

“也就是说,如果多莉你请不起技术过关的医师,可以将你的姐姐带来不卜庐治疗。”

顾三秋指了指白术:“虽然这家伙不是什么好人,但是医术绝对值得肯定。”

“嗯嗯,白术大师的名号我也听过!”

多莉激动地点了点头:“那就麻烦大哥了,我可以做主把姐姐带过来!”

大哥?

白术手一抖,差点没把保存药材的箱子碰倒在地。

什么情况,顾三秋哪里蹦出来的血脉亲族?

“你回去之后,估计还得跟父母解释一下自己偷跑的原因。”

顾三秋扶额:“也罢,带一个是带,带两个也是带,治好之后你们自己回去就行。”

多莉满脸喜悦,但突然间有些惴惴不安。

“那个,三秋先生,为什么你愿意帮我,明明我什么都没为你做,而且还骗了你。”

“我家小朋友的妈妈拜托的,而且她连钱都给给你垫了。”

“另外,她很看好你的潜质,要感谢的话就去感谢她吧,就是你最仰慕的艾莉丝女士。”

顾三秋笑着托起多莉:“来吧,记得给我带路,只要你以后记得在感谢艾莉丝女士的同时也感谢我就行。”

多莉勐点头:“好的大哥,就算是你要让我出卖教令院,如果,如果不是那么严重的话,我也不是不能考虑一下!”

“倒也没必要那么离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