之后的一个小时里费一诺说了很多,都是他和小透的快乐时光。

有他耐心教原主怎么骑马,原主怎么马虎可爱。

在费一诺的口中,编织出了一个全然不同的形象。

一个不谙世事的单纯大学生。

费一诺描述这些内容的时候眼神坚定认真,专注得好像每一件事情都是真的。

不过百里辛听了一会儿就发现了其中很多漏洞。

费一诺上一段话还在说原主不会骑马,下一段话就变成了他们在一起在马场参加赛马比赛。

气势很认真,但语言里却漏洞百出。

费一诺早就疯了。

记忆错乱,为了降低自己的负罪感,用虚假的记忆掩盖了真实的一切,最后残存在脑海中的只有自己对原主一件件的好。

百里辛听了一会儿觉得没什么意思后就开始走起神来。

他单手托腮,一只耳朵静静聆听着男人背诵课文式的一桩桩一件件,意识则是飞到了昨晚的月亮湾大酒店。

也不知道帝迦现在睡醒没有,人在什么地方。

昨天把自己拖进房间里的黑影是他,后来闯入房间找到并帮自己清理的也是自己。

不过那时人形的他却没有黑影时候的记忆,那并不是装的,而是真的不记得。

要不是自己在帝迦的手臂上发现了他动情时候在黑影身上留下的抓痕,他都以为这个副本又是两个。

他是不是应该庆幸,还好不是

“所有的事情在今晚就彻底结束了。”费一诺的话将百里辛的思绪拉回到了现实,“等熬过今晚,我就带你离开这里。”

百里辛歪头看向深情款款的男人“今晚是有什么大事发生”

费一诺捏着下巴眼神带着宠溺“不算什么大事,只是费家今晚有一场晚宴,在晚宴结束前我们谁都不能离开费家。”

他安抚道“只是一场晚宴而已,有我在,不会出什么事情的。”

低沉温柔的声音从男人口中吐出,宽大手掌伸过来,想要抚摸青年柔软缱绻的头发。

百里辛巧妙地侧身躲过费一诺的碰触,言简意赅地开始下逐客令,“既然有晚宴,那我也该收拾一下。”

“没错,是该好好收拾一下。”费一诺所有的好脾气似乎都给了一个人,面对百里辛的拒绝他也不生气,只是轻缓地缩回手看了眼手表后站起来,“我这边也需要准备些东西,我们晚会儿再见,小透。”

等到费一诺起身离开没多久,百里辛也站起了身走到了窗边。

透过窗户,他看到费一诺走出了大门,接着和往常一样拐了个弯,消失在了视线的尽头。

百里辛在房间里坐了一会儿走出卧室,站在楼梯上时就看到佣人们在一楼忙忙碌碌布置着大厅。

金碧辉煌的大厅里扯上了浪漫的白色蕾丝纱幔,这不像是在布置普通的晚宴,倒像是在布置一场结婚典礼现场。

吱呀。

耳边有开门声响起,接着就是急促的脚步声。

百里辛侧头,就见到大壮红发三人朝着自己急匆匆走过来。

大壮眉宇间带着愤怒,和大壮的愤怒不同,红发则是恐惧更多一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