纤儿一套剑法练完,忽然听到门口传来“啪啪”的掌声。

“姑娘好剑法!”

“你是谁?”

纤儿皱眉,见来人是一位剑眉星目,身姿挺拔的少年,家里什么时候来客人了?

“在下容辉,见过姑娘。”

他知道蓝奶奶家里有个和自己一般大的孙女,只在很小的时候见过一面,眼前的这个姑娘很可能就是蓝奶奶的孙女。

听到对方自报姓名,纤儿想到昨天奶奶和自己说今日要邀请温奶奶来做客的事情,几乎可以确定。

“原来是容家哥哥,见过容家哥哥!”

容辉耳尖泛红,伸手摸了摸后脑勺,“你是纤儿妹妹吧,我们小时候见过,不知道你还记不记得?”

纤儿小时候几乎足不出户,很少见到外人,只要见过就不会忘记,“当然记得,只是你和小时候的差别太大了,我一时没有认出来。”

容辉小时候是个小胖子,胖的眼睛都看不见,他自己想起小时候都不忍直视,还好这几年瘦下来了,否则都没法见人。

他不想纤儿妹妹想起自己小时候的样子,赶紧转移话题,“纤儿妹妹的剑法真好,我们一起切磋切磋如何?”

“好啊,点到为止。你看一下要用什么兵器。”

纤儿很爽快的同意了,她已经好久没有与人切磋了。

容辉走进武器架,挑了一柄长枪,挥舞了两下,“就这个吧。”

两人面对面站到演武厅中央,“纤儿妹妹,请!”

“那我就不客气了!”

纤儿挽了一个剑花,向容辉攻去。

“来的好!”

容辉长枪一挡,拦住了刺过来的长剑,二人战作一团。

躲在外面偷看的温氏皱了皱眉,“这孩子,怎么还和纤儿动手了。”

蓝氏笑道:“没关系,两个孩子切磋武艺而已。”

“姐姐,你觉得你家纤儿能看上我家辉儿吗?辉儿就是个粗人,一点的不懂得怜惜女孩,也不让两招。”

温氏看着心里着急,这孩子咋这么唬,竟然一点也不让。

“你可不要小看纤儿,纤儿的武功可是我教的,这几年又有寒一他们几人指导,一般人可不是她的对手。”

对于纤儿的武功,蓝氏很自信。

“哎吆!这混小子竟然败了!”

“你小点声!”

温氏赶紧捂住嘴,小声的说道:“果然名师出高徒,纤儿这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我可是看出来了,我家那混小子半招都没让。”

本来还想让的容辉,结果用尽全力竟然败了,而且百招以内就败了,顿时傻眼了,他的武功这么差的吗?

“容家哥哥,承让!”

纤儿脸不红气不喘,还剑入鞘。

“你,你武功竟然这么好,纤儿妹妹,你教教我呗!”

心里的落差被抛之脑后,厚着脸皮求教。

“容家哥哥,你的武功也很好,只是我这剑法克制长枪,你要是换个别的兵器,我可能也没有这么容易胜你。”

虽然赢了,纤儿一点也不骄傲,直接说出了其中的关键。

“那也是纤儿妹妹的剑法好,如果不方便教我,当我没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