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女亲香完了,舒舒想起正事。  不是公府三堂兄那个可笑的官司,而是自己的祖父。  “额涅,祖父有‘拴马桩’么?”

  舒舒问道。  觉罗氏看她一眼,道:“瞎琢磨什么呢?”

  瞧着额涅这笃定的模样,舒舒放下心来,道:“那是您跟阿玛查过了,咱们家没多出个亲戚来?”

  要真是那样的话,就是丑闻加倍了。  伯爷就不是淫仆妇,而是淫嫂。  “虽说是户下人,却不是府里当差的,而是房山庄子那边的,后来你大伯落地,也有备用的乳母,可是不肯吃奶,就叫会看的人看了,说是要找属相相和的妇人,就从庄子上翻出这么一个来……”  那就是邢全之母了。  当时是个寡妇,刚死了男人。  所以才连邢全也带进府了。  “那边还有老人在,是邢全的亲姑姑,长得一样一样的,甭瞎捉摸了……”  觉罗氏说着,也是带了几分轻快。  当时刚怀疑的时候,他们夫妻俩也是辗转难眠。  舒舒就想起了这“拴马桩”的巧合,还有一个可能,就是辐射跟饮食。  她就道:“有什么东西,是祖母的旧物,锡柱生母还能接触到的?”

  觉罗氏看着她道:“赵氏被你大伯纳进府时,你祖母都没了好些年了,这两人怎么搭嘎?”

  舒舒就道:“女儿好像之前在哪本闲书上看过一笔,说是这‘拴马桩’除了血脉相传,还有一个可能,就是有些陨星、雷公墨做的东西,要是孕妇长期接触,腹中孩儿也有可能有异变……”  觉罗氏听了,有些恍然道:“真是如此?”

  舒舒摇头道:“不保准,就是记得看过这个一笔,所以女儿当时看到阿玛、额涅的信提及‘拴马桩’就想到这个。”

  觉罗氏陷入沉思,道:“我怎么记得好像真有这么个东西……”  说着,她就唤外头的丫头:“五福,快去隔壁请伯夫人过来,就说我请她过来说话!”

  五福应着,就要过去。  舒舒忙道:“额涅,还是女儿走一趟吧,女儿也该去给大伯上香!”

  伯爷既已发丧,伯府就供了牌位。  觉罗氏拍了拍脑门,道:“瞧我,竟是糊涂了!”

  要是舒舒没有归宁,只有她自己,这样请伯夫人过来说话没什么。  毕竟她坐双月子,不好出去。  可是舒舒归宁,这样大喇喇的请人,就太无礼。  舒舒安慰道:“额涅这是刚生了小弟弟的缘故,等到过了这阵子就好了。”

  或许这就是“一孕傻三年”?  要不然以觉罗氏平日行事,绝对不会这样疏忽。  到了前院,舒舒脚步顿了顿,还是拐到客厅,招呼九阿哥道:“我去给大伯上香,爷跟着一起去吧!”

  九阿哥起身,看了舒舒好几眼,眼见着没哭,才放心,道:“嗯,我陪你过去。”

  齐锡看在眼中,目光又在九阿哥的素色衣裳上落了落,觉得顺眼了好几分,对舒舒道:“去吧,你大伯早年最疼你……”  舒舒想起了自己前些日子翻出来的记忆,心中也酸涩,道:“女儿记得,大伯当年还想要过继女儿来着。”

  齐锡苦笑。  当初大哥在有子的情况下提过继,谁能信呢?  要不然的话,这姑娘打小就是两家长辈一起疼的,真要说起来伯夫人照看的时间还更多些,这过继不过继就是名义而已。  还真是阴错阳差。  跟九阿哥出来,舒舒就讲了邢全还有亲族长辈在世之事。  既是那边有容貌相似的血脉亲人,那就排除了一个可能。  董鄂家已故太爷的风评保住了。  “我跟额涅说了陨星或雷击墨的事,额涅想要问问阿牟……”  舒舒道。  九阿哥听得糊涂,道:“这里头怎么还有陨星的干系?”

  舒舒这才想起还没有跟九阿哥提及这个猜测,就还是方才的说辞,说了一遍。  “小时候去旁人家,也不爱出去玩,拿着书就看,乱七八糟的,看了许多,正好想起这个,是个宋人笔记还是明人笔记里记过的……”  九阿哥心里,却是自动将“旁人家”替换成“康王府”。  这一位也是打小在王府长大,跟椿泰青梅竹马。  她是无心,可是那位可不像无意的样子。  康王府的藏书多么?  肯定不少。  九阿哥磨着后槽牙,已经打定主意,回头将皇子府也修个藏书楼。  不就是书么?  什么宋人笔记、明人笔记,有什么稀罕?  自己去弄法兰西人笔记、意大利人笔记、英吉利人笔记……  舒舒不晓得,因为自己胡诌,自己的皇子府就要多个藏书楼。  见着九阿哥不接话,她看过去,见他神色有些严肃,道:“爷想到什么了?”

  九阿哥看着舒舒,眨了眨眼睛,道:“爷就是寻思着,这个可以证明锡柱不是伯爷的儿子么?”

  舒舒摇头道:“我是想着这个东西,有没有可能是房山庄子那边来的,邢全之母也接触过……”  实际上邢全有血亲在,证明了没有其他阴私,这个物件到底有没有就可有可无。  可是瞧着额涅之前的反应,倒像是想起什么,只是不确定罢了。  说话的功夫,两人到了伯府。  老管家一边把人往里迎,一边打发人往正房送信。  舒舒见他身子佝偻着,脸上褶子也多了不少,整个人都失了精气神儿。  这是忠仆,服侍了伯爷大半辈子。  伯爷最后这几个月,更是这位老人家亲自服侍。  “您也要好好保重,大伯在地下,想来也不愿见您太难过……”  舒舒叹气,劝道。  老管家抹了一把眼泪,道:“老奴已经跟夫人请辞了,等府中的事情定了,就去福地给伯爷守墓……”  董鄂家这一支的福地就在房山,葬着舒舒的嗣曾祖父夫妇与祖父夫妇,如今又加了一个伯爷。  凭老管家的资历,哪里缺养老的地方?  这样选择,不过是心之所向。  舒舒倒不好说什么。  院子里空旷清冷,好像主人不在,就有什么不一样了。  这会儿功夫,伯夫人也得了消息出来了。  舒舒飞快上前,拉着伯夫人的手,眼泪就下来了。  伯夫人之前虽比不得觉罗氏身材丰硕,可是也不消瘦,身量高挑,骨架比较大。  现下她手上只有一层皮,脸上都瘦脱相了,原本漆黑的头发也染了不少银丝。  “别哭,别哭,阿牟没事儿,就是前些日子没歇好,养养就好了……”  伯夫人拿着帕子,给舒舒一边擦眼泪,一边道。  舒舒也不想哭,道:“阿牟您还有我呢,往后等我生了小阿哥、小格格,您就过去帮我带孩子,别想大伯了。”

  死亡是一件很神奇的事,似乎可以抹平所有的不好。  剩下的就是美化过的记忆。  舒舒不希望伯夫人如此。  那样的话,往后心里怕是难以安定。  思念至极就会后悔,悔极就会恨,各种复杂的情绪折磨自己。  伯夫人笑了笑,道:“放心,不用担心我,先去看看你大伯吧!”

  舒舒点点头。  伯爷的牌位就在前院东稍间。  是白纸糊的木头牌位。  牌位前是供着一盘石榴。  这个季节有石榴?  舒舒上了香,祭拜完,视线就落在那石榴上。  这仔细看,就看出不对来,是一盘木雕石榴。  只是色儿上的好,看着跟真石榴似的。  石榴?  舒舒转过头,透过窗纱望向外头。  怪不得方才觉得院子里空旷,原来是那株石榴树砍掉了。  是了,已经死了的树,还留着做什么。  等到九阿哥也上了香,舒舒就跟伯夫人说了觉罗氏相请的话。  伯夫人催促道:“那还耽搁什么,快过去,可是你额涅身子不舒坦,还是咱们二格格又闹觉了?”

  “二格格?”

  舒舒有些恍然,道:“是前头的信里写错了,额涅生的不是弟弟,是个小格格?”

  伯夫人淡笑着摇头道:“是小七的小名,我给起的,就叫‘二格格’……”  也正是那日跟觉罗氏挑明了伯爷的不良心思,使得她对丈夫少了耐心。  等到伯爷还咬死了说“未了心愿”,她才会忍无可忍,安排人将“嗣子”的话传到锡柱耳中。  最终的结果,不出她所料。  可是直到伯爷入棺,她才明白,怨偶也是偶。  她襁褓之中失父,不到出嫁就失母。  伯爷是她的丈夫,也是她的兄长,是陪着了她三十多年的人。  舒舒似察觉到伯夫人的寂寥,紧紧地依偎着她道:“阿牟,等到我们搬出来,就在海淀置换块地修园子,往后夏天的时候咱们就去园子里住……”  伯夫人道:“修园子抛费可大,到时候阿牟给你预备一份钱。”

  舒舒痛快点头道:“嗯,嗯,到时候少不得跟您开口。”

  九阿哥在旁听着,脸都红了。  怎么回事啊?  这样大喇喇的占便宜?  还是寡妇伯母的便宜?  不是应该他们孝顺长辈才是么?  舒舒已经接着跟伯夫人絮叨道:“反正您的私房,我是盯上了,谁也甭惦记着抢……”  伯夫人亲昵地拍拍她道:“吓到了吧,怕真有个小格格出来,你就不是最宝贝的了?”

  *  下一更11月18日中午12点,欢迎来起点APP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