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415章别太残忍

江随满目都是震惊,腿比脑子先一步,用力奔向跪倒在地上的唐诗。

长臂下意识将人捞起来,横亘在脸上的一条疤痕也在一瞬间染上了泪珠。

唐诗刚一入怀,便控制不住的一口咬住江随脖颈。

用力的几乎等唇齿之间全都是血腥味道,唐诗才松开了嘴巴。

江随用力拥住唐诗,力道之大几乎将她揉入到自己骨髓里。

男人埋在唐诗颈窝里,放肆自己贪恋她身上的味道。

“小汤圆,我回来了。”

江随嗓音低沉说道。

唐诗声线哆嗦,哽咽道:“江随,你还知道回来!”

“回来,舍不得死!”江随声线里饱含深情,低头看到唐诗的头顶,满是红血丝的眼球里全都是柔情宠溺,“给你去报仇去了。”

“我用你报仇?”唐诗摁住他肩头,质问道:“如果不是容湛告诉我,你去申请做卧底,你是不是打算死在那边也不告诉任何人!”

江随感受到唐诗在自己怀里依旧颤抖。

他尽力安抚住,眸里没有被质问的恼怒,只有柔情。

唐诗哭够了,闹够了,一把鼻涕混杂着眼泪蹭在江随颈窝里,“你为什么去申请做卧底,不和我说。”

“我以为我的卿卿殆了,所以……”

江随并不敢想想倘若没有在弹林枪雨中踩着尸体爬出来,面临的会是如何场景。

后面的话不用全说完,唐诗便能会意出来。

她抹红了眼眶,扶住江随的伤疤。

指尖依旧在颤抖,“江随,你知不知道,倘若我真的死了,我不想让你报仇,我只想让你活。”

江随搂住她腰肢,五指绷直,骨节狰狞的泛白。

半晌后,他冷嗤一声,“唐诗,别太残忍。”

唐诗红眼,“江随,你说过,我在家你听我的。”

“唐诗,你明不明白一个道理,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江随对待她的温柔一瞬间被浇了个冰冷。

唐诗也固执道:“你必须这样做!”

江随掐住她腰窝的力道逼得唐诗皱眉,“唐诗,你要求我,那你自己能不能做得到?”

“我……”

“你尚且做不到,又何必要求我!从前我惯着你,但这件事你只能听我的。”

江随转过头,大步迈上楼。

唐诗被丢下了。

江随生气了。

唐诗从他的眉头里感受到他虽然没有从明面上表现出来,可内心的怒火足够烧死她几十个来回。

她只是不想让江随做傻事。

如果她死了,他只要活着就好。

江随不依。

唐诗在心底换位思考,如果是江随出事,那她只要活着喘上一口气,就绝对会要了仇人的命。

她脑海里没有江随那么多的正义,谁欺她的丈夫,谁就是和她唐诗过不去!

在心底转过去一个弯儿后,唐诗回到卧室。

门上留下来一个缝隙,唐诗走到门口,见到江随正在衣柜面前换着衣服。

他正站在面前脱下来衣服,留给唐诗的画面全都是倒三角的身材,还有常年因为实打实练出来的肌肉,流畅的线条划入到下面,埋没在曾日夜狠进的地方。